八百里洞庭战“悬湖”

八百里洞庭战“悬湖”

受长江“顶托”、来水“彪悍”、暴雨“瓢泼”等影响,中国第二大淡水湖——洞庭湖连日来持续出现超警戒甚至超保证水位。记者顶着疾风骤雨奔赴洞庭湖大堤抗洪一线采访,目睹洪水将八百里洞庭变成“悬湖”,也见证湖区干部群众在党和政府带领下,与洪水奋勇抗争的生动场景。

八百里洞庭“悬”头顶

薄晓飞说,野山深处,有路可走实属幸运。有些陡坡、断崖近乎垂直,根本没法爬,消防员只能借助绳索才能上去。

据了解,这四人当中有一对夫妻,家住通州,另外两名女子分别是一名大学生和一名研究生,租住在这对夫妻家中。薄晓飞说,“昨天中午他们临时决定爬野长城,开车来到了怀柔,但他们一开始爬山路线就没选对,还没到野长城呢,就被困在了半山腰。”

面对洞庭湖区严峻的防汛形势,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5日12时起将全省防汛应急响应由四级提升到三级。洞庭湖区以实战状态,全力迎战来势汹汹的洪水。

益阳市、岳阳市很多参加防汛的干部群众说,近年投入大幅增加、科技和装备水平显著提升强化了防汛“硬实力”,从卫星、无人机到抢险车、抢险船,“抗洪神器”让人更有“底气”!

本报讯(记者张宇)前天下午,一男三女从通州区来到怀柔区,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打算攀爬箭扣野长城,结果四人在野山中迷路,困在一个陡坡上进退两难。怀柔消防六名指战员进山搜救,历时四个多小时,直到昨天凌晨终将四人护送下山。救援过程中,消防员时不时用自己身体做支点,让被困人员踩着下山。

7月3日18点43分,怀柔国际会都消防救援站接警,一车六人闻警出动,19点30分,到达山下。“通过手机,我们和被困人员一直保持联系,通过发送定位、周围有明显特征环境的照片、视频等信息,我们逐步明确了他们的被困位置。”国际会都消防救援站副站长薄晓飞说。

7月4日0时40分,消防员将四名被困者安全护送到山下。怀柔消防供图

刚爬了20分钟,天色渐暗,因前一日下了大雨,山中雾气四起,消防员必须打着手电筒才能前行。“灌木上都是水,地面湿滑,我们虽然穿着防滑鞋,但沾了一脚泥,走起路来特费劲。”薄晓飞说。

记者在西洞庭湖畔的南县武圣宫镇看到,大堤上防汛经验丰富的老党员、老同志,传帮带年轻党员、群众清基扫障、开挖浸沟、查险找险。武圣宫镇党委书记吴昊说,有19个防汛中队临时党支部带领523名党员干部群众奋战一线。

“每个巡逻组分三班24小时不间断巡护。”沅江市南嘴镇党委书记祝国光说,“防汛棚里只有硬板凳,我们值班谁都不许睡觉。”

益阳市大通湖区副区长周军说,已启用信息化防汛指挥系统抗洪,堤内两个大型泵站正以每秒240立方米的速度快速排水抗击内涝;运载1.8万吨砂石的抢险船已就位,可短时间内赶到出险点,自动装卸、远距投放,抢险效率超过人工千百倍……

连日来,记者在洞庭湖区到处遭遇瓢泼大雨。岳阳市水利局副局长刘固华介绍,8日凌晨,岳阳市中心城区24小时最大累计雨量达到261.4毫米,6小时累计雨量达到167毫米,两组数据均刷新了当地1952年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极值!

湖区总动员“挺”大堤

在目平湖大堤上,虽然风急雨骤的天空漆黑一团,但在大堤防汛灯照耀下,戴着红袖章的巡逻队员们有的用强光手电寻找蚁穴、鼠洞、渗漏等险情,有的敲打竹“梆子”报平安;大堤内外,抢险队员随身携带的对讲机通话声此起彼伏。

沅江市南嘴镇,位于洞庭湖深处。7日晚,记者登上南嘴镇目平湖大堤,在密不透风的雨点中借助探照灯光,看到堤内村庄二层楼房屋顶,与堤外风急浪涌的洞庭湖面高度几乎持平,“悬湖”之势令人触目惊心。

“我们没有退路!”沅江市水利局局长吴赤虎说,当地投入人力4万多人次和大量的装备、物资,掀起了“保垸大战”:每1公里大堤,有一个9人巡逻组日夜巡护;9万多吨防汛物资,运上了大堤……

洞庭湖区是著名“鱼米之乡”,数以百万计人口和重要基础设施靠堤防保护,堤坝失守、洪水肆虐后果不堪设想。

经过近两个半小时的艰难跋涉,21时50分,队员们终于找到了困在陡坡上的四人。四人身体无大碍,只是被困久了有点害怕。见到消防员,他们十分激动。在补充了食物和水之后,每名消防员看护一名被困人员,大家开始下山。

在东洞庭湖边的岳阳城区,面对“豪雨”引发的内涝,岳阳交警铁骑出动,冒雨接送考生;民警黄鹏在雨中奔跑3公里开道,护送试卷押运车;岳阳楼消防救援站20余名消防员驾着三艘冲锋舟,救出30多位被积水围困的市民;岳阳市十五中考点,社区党员志愿者们光着脚丫将考生一个个背出积水地段……

有近30年防汛经验的沅江市水利局总工程师潘群芳告诉记者,当下洞庭湖区防汛形势严峻——长江高水位对洞庭湖水形成“顶托”,来自大湘西的澧水、沅江今年格外“彪悍”。“7日下午6点,澧水入湖流量超过每秒1万立方米,这是1996年大洪水以来的新高,沅江市300多公里堤坝洪水水位超警戒。现在汛情还在升级,今年抗洪要打大硬仗!”

沅江市的汛情,是洞庭湖区防汛紧张局势的缩影。南县水利部门提供的信息显示,截至7日20时,地处西洞庭“洪水走廊”的武圣宫站等,洪水持续超过保证水位,险情一触即发。

“来!搭桥!踩我腿上!”下山途中,消防员时不时用自己的身体做支点,让被困人员踩着下山。

在防汛棚,记者偶遇南嘴镇目南村村民李红跟同村的陈林洲交接班。连日熬夜脸上已有些浮肿的李红坦言,参加防汛劳动强度大,还要忍受蚊虫叮咬和湿热侵扰,的确吃苦受累。“我们参加防汛是自愿的。市里领导、干部都日夜守在堤上,我们保卫本乡本土当然应该出工出力!”

党群齐上阵“斗”洪魔

此时,山中小道、岔路奇多,消防员必须一边爬山一边和被困人员确定他们走了哪条道,一旦走错,很可能就去了另一座山。